迎战九株树人王

近代现代 admin 浏览

小编:嘭的一声,石门震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被击碎。 反倒是,石门上的纹路,逐渐亮了起来。 张若尘轻咦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有些诧异。 凭他现在的力量,别说是一扇石门,就算

    “嘭”的一声,石门震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被击碎。
 
    反倒是,石门上的纹路,逐渐亮了起来。
 
    张若尘轻咦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有些诧异。
 
    凭他现在的力量,别说是一扇石门,就算是一扇铁门,也能一掌打得粉碎。
 
    但是,他一掌击下去,石门上,却连一个凹印都没有留下。
 
    “使用空间挪移。”
 
    空间的力量,最为玄奇,别说是一扇石门,就算是再坚硬的物质,也能穿透过去。毕竟,任何物质,都属于空间的一部分。
 
    “嘭!”
 
    一声巨响。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却猛然一下,撞在了石门上面。
 
    没有穿透石门,反而将自己撞得浑身发疼,头昏眼花。
 
    “还是修为太弱,不能发挥出空间的真正力量,居然被石门上的铭纹给挡住。”张若尘揉了揉疼痛的肩膀,忍不住再次观察石门上的那些纹路。
 
    空间力量,的确可以穿过世上的一切物质,但是,一些强大的铭纹,却会影响空间。除非,张若尘的修为达到更加高深的境界,对空间的认识更加深刻,才能穿过铭纹。
 
    “莫非……莫非需要献祭,才能打开石门?”
 
    张若尘的心中,生出这样的一个猜想。
 
    于是,他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如意宝瓶,从宝瓶中,倒出千年树人的血液,淋在石门上面。
 
    血液落在石门上面,发出哧哧的声音,竟然沉浸了下去。
 
    石门真的在吸收千年树人的血液。
 
    张若尘露出喜色,将更多的血液,倒了下去。
 
    石门上的纹路,吸收了血液,逐渐变成血红色的纹印,向着整个祭台蔓延了出去。
 
    “轰隆!”
 
    圆柱形的祭台,缓缓移动,旋转了起来,爆发出震耳的声响。
 
    一株距离祭台最近的树人王,最先察觉到祭台的异动,望了过去,正好看到站在祭台顶部的张若尘。它大叫一声,道:“不好,域外死神就在祭台上面,一定要阻止他,不能让他闯入祭台。”
 
    那一株树人王立即冲了过去,第一个登上祭台,打出一根直径一米粗的树枝,向张若尘扫了过去。
 
    “呼!”
 
    只是树枝一动,就掀起一股强烈的风劲。
 
    树枝的表面,流动着一层金属光芒,每一片树叶都如同一柄锋利的刀刃。树人王的力量强大,一根树枝扫了出去,就像是同时打出上千柄刀。
 
    石门已经打开了一道缝隙,张若尘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又逃走,只能先和树人王硬拼。只能寄希望,能够撑到石门完全打开的时候。
 
    张若尘站在石门旁边,一只手捏着如意宝瓶,继续倒下血液。另一只手提着沉渊古剑,挥剑斩了出去,与那一株树人王斗了起来。
 
    “嘭嘭!”
 
    张若尘的剑法,十分高明,一道道剑气飞出去,守得密不透风。
 
    整个祭台上面,全是剑影。
 
    剑气将一片片树叶斩落,将一根根树枝斩断,全部飞了出去,有的掉落在祭台上,有的却被剑气击碎成粉末。
 
    当那一株树人王停止攻击的时候,已经变得光秃秃,一片树叶,一根树枝也不剩,只剩一根树干。
 
    “域外死神……你欺人太甚……”树人王咆哮道。
 
    张若尘持剑而立,淡淡的道:“你若不退下去,恐怕难逃一死。”
 
    “好大的口气,域外死神,我们来会一会你。”另外一株树人王的声音响起。
 
    一共九株树人王,同时冲上祭台,呈合围之势,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
 
    即便张若尘修炼成了双灵宝体,却依旧没有狂妄到可以同时迎战九株树人王。而且,除了那九株树人王,在祭台的下方,还有别的树人王,正向上冲来。
 
    可以说,张若尘已经陷入险境,遭到树人一族的围攻。
 
    “布置天木绝神大阵,绝对不能让域外死神逃走。”
 
    祭台下方,一株树人王正在主持大局,与众树人一起,布置阵法。
 
    张若尘撑起护体天罡,不断施展出剑招,同时与九株树人王交手。但是,也仅仅只是撑住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张若尘的剑圈和护体天罡就被击破。
 
    一根树枝,重重的击在他的左肩,直接将张若尘打飞了出去。
 
 
    石门中,冲出一道血红色的强光,化为一根光柱,击穿了天空上的乌云,飞进浩瀚的宙宇之中。
 
    张若尘立即施展出空间挪移,身体消失在半空。下一刻,他出现在石门的旁边,身形一闪,进入石门。
 
    三株树人王的攻击,全部落空,没能击在张若尘的身上。
 
    “域外死神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其中一株树人王愣了一下,询问了一句。
 
    “他……他已经进入石门……”一位树人王说道。
 

当前网址:http://expo62.com/a/jindaixiandai/20180314/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