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夫人,少帅又吃醋了! > 第1341章 现在就写遗嘱

第1341章 现在就写遗嘱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1章 现在就写遗嘱

    冯雁鸣背对着欧阳壹南顿住了脚步,她缓缓合上眼睛,如果,妹妹不好,谁都别想好,也好不了。

    须臾,她缓缓睁开眼,回了她和念念的房间。

    欧阳壹南现在倒是听话的不得了,这一路上,冯雁鸣始终都担当着欧阳壹南的私人医生,所以,她的叮嘱他还是听得进去的。

    后面这两天,欧阳壹南大多时候都在卧床静养,念念也是被冯雁鸣教导了一番,不再缠着欧阳壹南嬉戏玩耍了。

    如此一来,欧阳壹南的体温虽然还是处于时高时低的状态,但是,他的精神还是比较饱满的。

    到了华盛顿后,安易不敢多耽搁一分钟的时间就在老教授的安排下办了住院手续。

    此次重回华盛顿,冯雁鸣紧急重要的一件事情需要找一个华裔女佣,帮她看孩子。

    念念也要寻找幼儿园,一系列事情需要办理。而欧阳壹南的事情她必须出面,老师只是卖个人情,替她说句话,找个关系什么的,但是跑腿送人情的事情还得是她自己。

    安易对这边根本不熟悉。特别是在医学界,安易是没有半点资源的。

    念念暂时由顾笑笑帮忙带,她们还是住在之前母女俩租住的那栋小院子,这次,冯雁鸣有打算把那小院子买下来。

    安易和冯雁鸣忙欧阳壹南的事情,找女佣和幼儿园的事情一并交给了顾笑笑。

    对于冯雁鸣来说,找工倒是作简单,都是由她挑选对方的那种,只要有机构听说冯女士回了华盛顿,橄榄枝全都抛了过来。

    教授从事的这家华盛顿最高医学学府附属医院并不是冯雁鸣最理想的医院,但是,老师也是个老狐狸,给了冯雁鸣一个不得不再次重新入职他们医院的理由,冯雁鸣不回医院上班,他并非动用的动一些人。

    无奈,冯雁鸣还是回了这个老东家的医院,倒也挺好,距离她和念念的家不是很远,这就是一个便利条件之一了。

    欧阳壹南的检查做了很多个项目,真正的专家会诊时间是在他入住医院第七天才进行的。

    冯雁鸣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不敢参加会诊,生怕听到什么绝症之类的,可是,老师那边的要求是她必须参与其中。

    作为一个医生必须要敢于面对生老病死,哪怕是你至亲至爱的父母或者儿女。

    各科专家教授齐聚一堂对欧阳壹南的症状进行了会诊。结论是,中枢神经系统紊乱性发热。

    此症状的主要原因是,欧阳壹南的脑部卡着一块一厘米大小的弹片,导致脑部高颅挤压所致。

    这个结论冯雁鸣是完全接受且同意的,至少眼下来看还不是绝症。

    主治医师是这方面的专家司米洋亲自坐诊,毕竟这种病情眼下很少遇到。

    冯雁鸣更加没有遇到过,她完全对这个病例的名词都是陌生的,更别说接下来怎么办了。

    “司米洋,接下来怎么办?要做头颅开刀手术吗?”冯雁鸣紧张的问司米洋道。

    司米洋拿出一大堆这几天给欧阳壹南的检查的资料和拍摄的片子给冯雁鸣看。

    冯雁鸣看的不大清楚,其实是她心太乱了觉得什么也看不到。

    此刻的冯雁鸣完全失去了作为一个优秀医生的判断力了,脑子都是空白的了。

    她当年负气离开奋发学医,就是担心那人的脑子留下严重后遗症,毕竟在山上全程是拉姆林子用中医治愈的,肯定还有很多的后遗症在他的脑子里残存着的。

    如今时隔十年,终于全都爆发出来了。

    其实,这单片一直都存在的,只是之前欧阳壹南被带出国治疗的时候,全球西医技术也还没有完全先进到什么病都可以治愈的,所以,那个时候头上的问题治愈了一部分,首先让他的记忆力恢复了这就说明医学已经跨出了很大一个进步了。

    只是那个单片的位置在当时来看不致命,但是作为医生来说肯定后患无穷。鉴于当时的技术还没有人敢百分百保证给他手术,也就在他记忆力康复后,其他症状都康复的情况下出院回国继续战斗了。

    司米洋嫌弃的从冯雁鸣手里拿过那些片子,“这场手术和整个治疗过程,你就做我的助理吧!

    通知病人,后天早上就要经行手术,同时通知他的家属前来在手术协议书上签字。”

    手术协议书签字对于冯雁鸣来说不陌生,但是,此刻她是怕的。

    欧阳壹南这个手术协议书上和以往她做过的手术都不同,死亡率和存活率各有一半的风险。

    “司米洋,他这个手术有多少存活几率?必须要在头上开刀吗?”冯雁鸣此时完全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在问医生的问题了。

    司米洋那双蓝色的眼睛顶着冯雁鸣黑白分明的眼睛道,“要听实话吗?”

    冯雁鸣点头,“嗯。”

    司米洋严肃极了,“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头颅手术,但是,他这个单片现如今在头颅里达到了怎样的情况,只有打开头颅后才知道。说实话我不知道生与死的几率各占几成,我只能说我竭尽全力。

    当然,你们家属商量好了也可以决定不做手术,那只能越来越严重,直到死亡。

    他的脑膜皮层下已经出血,且所有的炎症都是来自于头颅挤压所致。

    一旦形成脑部严重积血或者脑瘤什么的,就没必要手术了。”

    冯雁鸣听的当场就头晕眼前发黑。

    司米洋带着冯雁鸣和整个医疗团队和欧阳壹南对话,毕竟都知道他的身份,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将军本是不会如此胆怯一场手术的,司米洋和老师的意思直接跟本人沟通即可。

    听了司米洋的话,欧阳壹南一脸淡定,“我可以自己签字吗?老母亲年纪大了,担心心脏受不了,后天,她赶来签字也来不及。”语落,他握住冯雁鸣的手对教授和司米洋说,“实在不行就让她签,我女儿的母亲。我们之间就差了个婚礼,其实就是我妻子了。”

    冯雁鸣瞪了某人一眼,低声斥道,“你不会脑子真已经不够用了吧?你妻子怎么就那么多了?”

    他明明承认过的妻子是拉姆林子好不!

    反正关于十年前,欧阳壹南以拉姆林子丈夫之名给拉姆林子立碑刻字的事情,冯雁鸣不能释怀,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那年的巴黎大酒店的一夜痴缠中,他叫林子的名字,她一想起来救想扭头就走,不管他的死活算了。

    可是,现实面前,她还是管他的死活了,真是没骨气。

    欧阳壹南,“多吗?就一个而已。”

    司米洋的意思让他们好好商量,这个签字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安易也挺紧张的,不提前通知江小月万一呢?

    可是通知了,万一她接受不了出了事情怎么办?

    留下他们一起商议由谁来签字这件事情,欧阳壹南笃定自己和冯雁鸣一起签。先不通知母亲。

    欧阳壹南的意见一发表完就抱着念念玩儿了,留下安易和顾笑笑、冯雁鸣还在纠结中。

    安易提议道,“要不通知下五小姐,让她来一趟?”

    欧阳壹南瞪了眼安易,“让她一个小孩子来,你不觉得是给你们添麻烦吗?”

    顾笑笑试探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还是得通知到至少一位欧阳家的人吧!毕竟雁鸣现在还不是欧阳家法律意义上的媳妇。”

    欧阳壹南,“我认就是了,实在不行现在就在这里领个证?”

    冯雁鸣嫌弃脸,“你想的也太美了吧!”

    顾笑笑,“我觉得还是通知在国内的欧阳壹凡和欧阳壹菲一声吧!”

    欧阳壹南立马抬手阻止,“千万别。眼下国内复杂,别给她俩惹麻烦。你们放心,我死不了。我自己签,如果死了,不追究任何人责任,也就当为医学做贡献了。

    拿纸笔来,现在就写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