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万千之心 > 29 爆发 1

29 爆发 1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王一洋看来,战斗,争斗,或者斗争。

    都不外乎几个步骤。

    一,搜集情报。

    二,削弱对手。

    三,增强自身。

    四,以己之长,击敌之短。

    他虽然脑子里只有基础的,关于米斯特安全部长的信息资料。

    那些以前的斗斗争经历,阴谋诡计,都是简单的介绍缩略。

    但经过他这段时间的总结,也发现一个规律。

    在米斯特内部的斗争中,获胜者,大多都是按照这个规律行事。

    只有极少极少的部分人,是依靠运气勉强成事。而且这类人的成功多是一时的,之后很快就会跌落下去。

    而现在,他就是一步步的按照这几个步骤执行。

    早在数天前,他便安排人在武馆的场地中,放入了无形无色无味的微量毒气。

    这种毒气对身体危害不大,唯一的作用,便是在血液沸腾,气血运转到极点时,会产生不小的阻碍迟滞。

    也就是说,这种毒气对普通人是没效果的。

    但对钟蚕和王心龙这等武道高手,却有着难以形容的压制作用。

    当然,王一洋的目的,只是钟蚕,而不是其他。

    所以他很早便让人悄悄在爷爷王心龙的酒水里,加了中和毒气的解药。

    王心龙嗜酒,每天早晚都要喝几杯。

    而钟蚕滴酒不沾。

    所以要想形成这样的差异,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

    “通过外部生命体征扫描仪,我们已经把握到,螳螂的人已经提前抵达,正在和钟蚕交手。”雷薇跟在王一洋身边迅速禀报。

    “螳螂能在这么多的通缉下,还调动得了这么多人,看起来隐藏的力量不小。”王一洋点头。

    他接过身旁保镖递过来的电子望远镜,放到眼前,远远看向武馆前的空地。

    空地上一片狼藉。

    钟蚕宛如一道血影,轻飘飘的不断在螳螂诸多武者间跳跃闪烁。

    每一次腾挪,都能带来一两声惨叫哀嚎。

    血水和断手断脚散落得到处都是。

    螳螂的武者在钟蚕面前,就像婴儿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他每一拳一掌,都能轻易击溃螳螂武者的攻防。

    甚至就算对方逃逸,也只是让他多走几步。

    “厉害。”王一洋赞叹。

    “确实厉害。”边上两名身材强壮高大的平头男子,缓缓走近,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王部长,这次合作,可没提我们的对手是这个层次啊。您看是不是应该增加点我们的出场费?”

    其中一个平头男子年长一些,有些忌惮的开口道。

    他们两人身上都穿着灰白色背心和宽松长裤。左胸心口都绣着黑色的虎字。

    很明显是彦虎门队伍的带队高手。

    “不可能。”王一洋摇头,“钟蚕身上早就中了我提前释放的神经毒气,他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巅峰状态。这也是他现在疯狂清场的关键原因。

    如果你们连这种占尽优势的局面,都拿不下来,那我或许会考虑以后和彦虎门的后续合作事宜。”

    两个平头男子沉默了下,再度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

    “中毒了还这么猛?看来这次的钱不好拿啊.....”

    王一洋笑而不语。要随随便便站着就能拿钱,他请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此时远处的钟蚕,动作渐渐开始缓慢下来。

    他刚刚连续干掉了二十多人,又和老师王心龙交手数十招,消耗巨大。

    自然已经到了力竭的地步。

    螳螂的武者,此时也只剩下红眉毛和另一个身材妖娆的年轻女子,在和他正面对抗。

    三人在空地上,一拳一脚都宛如奔雷,互相撞击下,发出打雷般的爆炸声。

    远远还能看到一圈圈淡淡的白灰,随着三人的交手不断炸开。

    大量激荡起灰尘的气浪四散飘落。

    “真是夸张的交手场景。”王一洋赞叹。

    “这是明光段位以上的武者才有的实力,一般武者远远达不到这个层次。”一旁彦虎门的高手低沉道。

    他们两人是专门护卫王一洋身边,以防出现高手袭杀的情况。

    王一洋远远望着空地上宛如格斗电影一样的画面,心头一时间有些感慨。

    重生前,爷爷被杀,武馆大火,他自己也被黑手设计出了车祸。

    而现在,不管黑手是谁。

    局面,已经彻底掌握在他手里。

    螳螂也好,钟蚕也好,都已经翻不出什么风浪。

    “要过去么?”平头武者在一边低声问。

    “不。保持安全距离,我和你们这些练武的可不一样,稍微一点余波,就可能承受不了。”王一洋笑道。

    他不是那种最后关头非要出场解说自己布局的傻蛋。

    身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就要躲在大后方,等着一切尘埃落定再现身也不迟。

    一行人闻言,都是嘴角抽了抽,不再说话。

    周围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们,开始一步步的包围逼近。

    空中的无人机也在悄悄缩小包围圈。

    远处狙击手渐渐将瞄准准心,移动向在场的活人身上。

    “等等。”忽然王一洋感觉有些不对劲。

    望远镜中,钟蚕的身影确实越来越慢,螳螂的武者也伤势越来越多。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那些螳螂的人死伤了这么多,为什么还是死战不退?他们不怕死?

    王一洋心头忽然闪过这个疑惑。随即他立马警惕起来。

    他眉头紧蹙起来。

    “扫描仪那边有没有额外情况?”他迅速问。

    雷薇在一旁闻言一愣,迅速按了按领口的通讯器,低声询问了几句。

    但通讯器那边却毫无声息,似乎负责监控全场的士兵完全端了联系。

    这下雷薇也变了脸色。她马上开始联系所有行动队队长。

    就在她迅速警觉,发现不对时。

    彦虎门和尚武联盟的极限武者们也发觉了不对,纷纷汇聚到王一洋周围,护卫四周。

    一队队士兵悄悄汇聚到王一洋车辆四周。

    但王一洋此时,却没有注意这些东西。而是拿着望远镜,死死的盯着武馆前面的场地。

    那里原本是钟蚕和螳螂两个头目交手的场景。

    但现在却完全变了样。

    钟蚕捂着腹部,半跪在地,手指缝不断滴落出鲜血。

    螳螂两人也脸色苍白,相互扶持着,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他们各自的一条腿完全没了知觉,膝盖处彻底粉碎断裂,里面的骨头只剩碎渣。

    而此时,全场中真正的核心,也不再是钟蚕,也不是王心龙,更不是螳螂两个重伤的武者头目。

    而是一个笔直站立着的,白发及腰的强壮老者。

    老者赤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肉上满是各式各样的伤疤和伤痕。

    他只穿了一条黑色长裤,双手自然下垂,身上肌肉宛如精铜打造般毫无臃肿感。

    “钟蚕。这就是你打算给我的答案么?”老者面色平淡,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仅仅只是安静的注视着的钟蚕。

    他的两个弟子,红眉男子和妖娆女子就在身后,他却连一丝目光也没有挪动。

    钟蚕慢慢松开捂着的腹部,刚刚还在流血的伤口,此时已经暂时闭拢止住血水。

    这是高明的肌肉控制术,能在极短时间内控制肌肉强行闭合伤势。

    他眯眼紧盯着长发老者,一言不发,只是身上的无形气息又一次开始凝聚。

    长发老者却失望的微微摇头,从钟蚕身上移开视线,反而落在了一旁缓过气来的王心龙身上。

    “王心龙,好久不见。”他们居然互相认识。

    王心龙此时被尼古拉斯和萧红扶着,面色同样阴沉的盯着长发老者。

    “你是....巫奇?”他认出了对方身份。

    早在很多年前,他们曾经还是同门修习武道的师兄弟。

    那时候的两人关系原本还不错。但后来,因为理念的差异,导致两人逐渐走向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巫奇负手而立,目光凝视着王心龙。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软弱啊。”

    “软弱?我只是在执行我坚持的东西!”王心龙站起身,挺直脊背,苍老的脸上隐隐流露出种种复杂之色。

    “你坚持的什么?把武道练成健身么?”巫奇冷笑起来。“我们自古以来就是杀人者,是人上人!弱者鲜血浇筑我们的声名。结果你当初居然想把武道改成健身术?”

    他手指向钟蚕。

    “看看你把一个好苗子教导成什么鬼样!?这就是你想坚持的理想?硬生生压抑一个追求武道极致的人的意志??”

    王心龙同样看向钟蚕,眼里满是失望和沉默。

    “时代不同了....”

    “那也还没到我们彻底退出舞台的时候!”巫奇打断他,张开双手。

    哧哧哧哧哧!!!

    刹那间一连串的枪声接连不断炸开。

    巫奇面色一变,身影條然化为一道灰影,左右闪躲数次,迅速离开自己之前所站的位置。

    在他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已然多出了一堆的弹孔针孔。

    等枪声停下,他已经距离王心龙等人足足二十米远了。

    而远处同时也爆发出一阵阵细密的枪声。

    枪声出现得突兀,但很快便消失沉寂,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巫奇面色难看,伸手按了按衣领上的纽扣通讯器,但那边一点回应也没。

    他顿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眼神越发阴沉起来。

    他这次带来了十八名身手最好的门下武者,这些武者都是经过最好的暗杀训练,干掉周围那些不知道哪来的杂兵,简直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