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万千之心 > 31 了结 1(感谢夜巽的盟主打赏)

31 了结 1(感谢夜巽的盟主打赏)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了,却没想到情形急转直下。

    巫奇三人最后临死,居然还折腾出这等手段。

    那飞镖凝聚了红眉男子全部的最后力量。

    他甩出飞镖后,手臂连带着肩膀,全都传出细微的脱臼声。

    那是用了超出他身体承受极限的力量后,产生的后遗症。

    但他不在乎。

    红眉男子看着自己飞镖飞出,笔直刺向幕后黑手的王一洋。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快意。

    “我....终于.....”

    铛。

    一声清脆的格挡声震耳欲聋。打断了他的思绪。

    所有人猝不及防的瞬间。

    那飞镖确确实实的打在了王一洋身上。

    然后....就毫无阻碍的从他身上穿了出去。被后面的一名极限武者用匕首格开。

    这时所有人才发现,王一洋和雷薇几人的身体,根本就是虚无的三维立体投影模型.....

    王心龙三人顿时重重舒了口气,那模型做得实在太真实了,体温,实体,声音传递等等,该有的都有。

    再加上距离又远,周围大堆人包围着。以至于他们根本没办法仔细查看王一洋的真假。

    现在看来,他们根本是白担心一场。

    唰。

    王一洋的身影再度投影浮现。

    他看了看已经被补刀几枪的红眉男子,看着他绝望的表情。

    “很遗憾。你赌错了。”

    既然药效生效,他也不再和他们废话了。

    “杀了他们。”他一挥手。

    哧哧哧哧哧!!!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无数子弹从各个角度轰然射向在场的巫奇三人。

    无人机上的机炮,远处的狙击手,周围呈扇形角度的数十支冲锋枪。

    大量的子弹在数秒内,便将三人所在的地面打成泥坑。大片尘土烟雾飘起来,遮掩住周围人的视线。

    不过没关系,周围有的是热辐射瞄准仪器。

    强如巫奇这般的大正段位武者,在中毒和枪炮围攻下,也不堪一击。

    很快,他的身体被打得弯曲,血液横飞,到最后,甚至连尸体被打断成几节,倒在坑里,再无生息。

    与此同时,还有十多道枪口朝着地上的钟蚕开枪。

    不同于其他的是,这些枪口射出的子弹,都是穿刺强度很高,并且带有强麻醉效果的特质子弹。

    本就中毒加重伤的钟蚕,仅仅只是躲开了一半的子弹,便双腿一麻,扑倒在地。

    中弹处,那些足以将大象放倒昏睡的麻药,迅速注入他的血液。

    很快,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昏沉,然后最后失去知觉。

    尘埃落定,一切结束。

    王一洋才松了口气,朝着爷爷王心龙那边笑道。

    “爷爷,你这老年活动可真够刺激的。”

    王心龙手有点抖,却是没有回应孙子的打趣。反而视线有些僵直的盯着巫奇三人被杀的位置。情绪低落。

    巫奇比他强,而且强很多很多。

    他自忖,如果单对单正面交手,他在巫奇手底下撑不过五招。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强悍到极点的顶尖武者,在面对热武器的围杀时,也显得脆弱不堪。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而且,孙儿王一洋带来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是早就对眼下的情况有所预料了?所以才提前带了这么多人?

    可问题是,他哪来的这么多人手,还有极限武者!?

    “老师....别多想了,结束了。接下来该好好想想,怎么处理钟蚕的事。”一旁的尼古拉斯强压下心头的情绪,轻声安慰道。

    萧红扶起王心龙,看到周围士兵迅速上来,处理残局。

    几个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将钟蚕抬上担架,放进一辆早已备好的救护车,朝着远处迅速驶离。

    大量持枪的士兵分散开来,只留下一小队人员护卫周围。

    几个极限武者远远朝这边看了看,便无声的撤离。

    王一洋的影像也缓缓熄灭。

    至于他本人,此时正坐在距离武馆数千米外的一架武装直升机里。

    直升机随时准备起飞。

    就是怕万一有什么幕后黑手直接暗杀弄他。

    所以王一洋一下令动手,自己就立马后撤,躲进远处武装直升机里遥控指挥结果。

    现在尘埃落定,螳螂的主力全部被解决,他自然也没必要再随时准备离开。

    对于这次事件,王一洋心里还是有不少疑惑和顾虑在。

    所以他略微思索了下,还是下了飞机,直奔月空武馆所在。

    二十分钟后。

    王一洋和王心龙相对而坐,在武馆书房内。没有人打扰,仅仅只有他们爷孙两人。

    王心龙苍老的面容此时也松弛下来,没有了平日里的严肃沉凝。

    他凝视着对面自己的孙子,心头的疑惑和顾虑千头万绪,却怎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问起。

    他努力了几十年,奋斗了几十年,可现在,他投注了大量心血的弟子,仅仅只是因为一点理念分歧,而居然妄图对他下手。

    比起这点,其他的一切都一时间变得不重要了。

    他坚信不会背叛自己的人,却在最关键时刻对自己出手。

    那种错愕和心痛,几乎让他瞬间老了十多岁。

    王心龙脸上的皱纹,仿佛都像树皮一样,越发深邃干涸。他原本挺直的骄傲脊背,此时也不自觉得弯曲了几度。

    “爷爷。武道到底有什么力量,能让钟蚕这样的人发生这么大的改变?”王一洋一身白色西装,神色中也有些复杂。

    钟蚕是看着他长大的身边人,那是如同亲人一样的存在。

    虽然他们关系不怎么样,但长年累月的相处,终归也比起一些距离远的远亲更熟悉。

    当一个身边的熟悉的人,突然想要对自己下手谋害时。

    这种突然感,错愕感,就算是他也有些感慨。更别说身为当事人的爷爷王心龙。

    他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爷爷在教导他尝试练习武道时。

    他顶着寒风,在院子里苦练到精疲力尽,一下摔倒时。

    一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手,硬生生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谢谢钟蚕哥。”幼年时的王一洋看着身边的钟蚕,虚弱的感谢道。

    “不用。”钟蚕木讷回答。

    “钟蚕哥,这个基础架式有没有什么诀窍啊?我总感觉练了这么久一点进步也没有。”王一洋忍不住小声打听。

    钟蚕微黑的脸看了看王一洋。

    “这个很简单,坚持练两个月,就可以...”“就可以练成了??”

    王一洋顿时兴奋起来。

    钟蚕淡淡看了他一眼。“不,就可以学习诀窍了。”

    “.........”

    记忆仿佛褪色的老照片,小时候的情景,缓缓从王一洋的脑海中慢慢模糊,淡化。

    他眼神微微柔和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水,轻轻抿了口。

    他喜欢这样热气腾腾,扑鼻茶香的感觉。

    这让他感觉自己是在被温暖所包围。

    “武道.....”对面的王心龙沉默着。

    什么样的武道,能让一个人的性格有这么大的转变?

    对于孙子的这个问题,他也没有答案。

    或许任何一个武者,都很难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不说这个,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雇佣军和武者都是你叫来的,我看他们对你的态度.....”王心龙话没说完,便看到王一洋举起一只手。

    “到此为止了爷爷,其他的您就别操心了。您只要知道,我有我的事业,也有我自己的理想。”

    王一洋平静道。

    “我原本将武馆,将您这里当做最后的避风港湾,可惜....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人世间,其实没有一处不在风起云涌。所谓的风平浪静,不过是被更大的力量强行照耀压制罢了。”王心龙叹息一声,也没再追问孙子的秘密。

    他只需要知道,王一洋的身份,绝对不只是个普通小白领,那就足够了。

    忽然间王心龙有些意兴阑珊。

    他努力奋斗了大半辈子,到最后,却仿佛一无所获。心血尽数化为反刺自己的利刃。

    要不是孙子出手相助,自己连同整个武馆的人,恐怕都会被连累遭灾。

    就像王一洋之前所说的那段话,武道早已是过去式,用来修身养性那是再好不过,但还想用来做点其他,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或许,我也该想想之后怎么打发养老时间了。”王心龙苦笑着低沉道。

    “爷爷还记着我之前说的那些?”王一洋失笑,“那些话不过是为了刺激那个巫奇,让他气血加速,尽快爆发毒效。其实武道并没有我说的那么没用。否则现在的联邦军队里也不至于还保留有格斗厮杀课程。”

    “......”王心龙沉默不语。

    “别多想了,爷爷。钟蚕这件事,我来处理,他虽然心变,但本质上没有伤到武馆的任何一个人。

    反倒是打死了不少那些后来冒出来的螳螂武者。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值得追究的麻烦。”王一洋随意道。

    他现在已经基本能肯定。

    重生前,武馆大火和他被设计车祸袭杀,应该都和钟蚕无关。

    钟蚕明显是连螳螂的人一起杀。而且他的实力也不足以横扫全场。

    最终的结局,估计就是巫奇横扫一切。

    螳螂的人杀掉武馆所有人,然后干掉钟蚕,一把火烧掉整个武馆。

    “之后呢?”王心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