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天降鬼才 > 第1479章 四武尊纪年

第1479章 四武尊纪年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都知道他是古今六绝之一的千尘客吗?”周兴云不禁好奇的询问,没想到白衣客登场,会让中原武者如此震惊。

    “当然。”萧韵含笑说道:“我还在夙遥这个年龄,千尘盟主就已经统领正道,与邪派强者抗争,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传奇人物,货真价实的武林盟主。”

    “这小白脸活了几个世纪啊!”周兴云一阵错愕,千尘客横看竖看就是个二十岁的小白脸,但从萧韵口中,此人貌似有个好几百岁了。

    “那我就不清楚了。”萧韵遥想起往事:“不过,在千尘盟主活跃的那个年代,江湖上还没有古今六绝。当时的中原武林,是个腥风血雨,邪门纵横的时代。亲传我武功,上两届的水仙阁掌门玉师祖,便是惨死在中原四武尊之一的太汶传人手中。”

    “中原四武尊?”周兴云很意外,以前他从未听说相关的江湖传闻。

    “中原四大武尊是上一个年代的传奇人物,太汶传人、月上天人、曲星老翁、白泽帝君,他们四人当年的存在,就相当于现今的古今六绝。”慕岩不急不慢的解释道:“正因四大武尊的陨落,才有古今六绝的崛起。”

    “四大武尊很强吗?”周兴云弱弱的询问,听慕岩长老的话,中原四大武尊貌似都大有来头。

    “必须强啊。”吕世非神神秘秘的讲述道:“千尘盟主就是曲星老翁的弟子。而且,据说当年千尘盟主讨伐白泽天宫时,是与天龙女、无极上人、无天夫子,四人联手,才成功将白泽帝君击毙。”

    “正邪对立全面交锋,正派门人破釜沉舟,在轩鸣峡谷展开名为‘生死门’的战役,作为正道起死回生的一战。当时千尘盟主遭遇夹击,太汶传人带领邪门地劫宫,屠杀武林盟人士时,你们家的无常花恰好路过轩鸣峡谷,在战场上画地为界,与千尘盟主联手逼退太汶传人,这就是‘彼岸线’的来由。”萧韵有感而发的抓狂道:“啊。我真想看看无常花对太汶传人说‘生死彼岸,越界者死’的情况!据说太汶传人脸都气绿了!可惜当时我只是个江湖小丫头!没资格参加正邪大战!”

    “六凡尊人虽是邪道中人,但在上个年代的正邪大战中,他也曾协助过武林盟,在秋山谷战役拦下月上天人,掩护武林盟人士撤退。尽管当时他只是单纯的想找月上天人比武。可若非他出手相助,让我们的人顺利撤离,武林盟能否赢下最终战都难说。”

    鸿天武馆掌门高松,记忆犹新的说道,当时他还是个小伙子,跟着师祖一起,负责武林盟的后勤物资运输,不料竟在秋山谷附近遭遇四大武尊之一的月上天人。

    他们本以为死定了,结果半路杀出个名不见传的武者,硬生生的将月上天人拦下。事后众人打听消息,据说六凡尊人不敌月上天人,遭重创后灰溜溜的跑了,但也正因有他拖住月上天人,武林盟人士才能冲出邪门围堵。

    “强者的陨落,新锐的崛起,历史不断变迁,千尘盟主讨伐白泽天宫,成功将白泽帝君击毙,终结了中原四大武尊鼎力的传奇纪年,为中原武林掀开古今六绝的新时代,这便是上一代的江湖史记《四武尊纪年》。”萧韵有一句说一句:“千尘盟主作为上个年代的主心轴,时代的终结者,他的出现自然会引起中原武者震惊。更何况……他现

    在站在了皇上的阵营中。”

    “…………”周兴云陷入了沉思,他听韩秋澪提到过,千尘客似乎与皇太后有过节,两人关系非常不和。这导致千尘客看到韩秋澪时,都会露出嫌弃模样,仿佛在说……你咋长得跟你母亲一个衰样。

    韩秋澪气得不止一次在周兴云面前呵斥,千尘客真是个眼睛长草的混蛋!

    诚然,千尘客并不讨厌韩秋澪,他只是……恨屋及乌罢了。但从整体而言,千尘客甚至非常欣赏与佩服韩秋澪,并且时常在韩枫面前,点头称赞韩秋澪不愧是先皇的女儿。

    这都是韩秋澪从韩枫口中听到的消息……

    周兴云听韩秋澪说,千尘客与先皇是一对好基友,关系就像现在的周兴云和韩枫。不同点则是,千尘客是个如假包换的正人君子,不像周兴云那么贪花好色,横看竖看就是个真小人!

    自从先皇登基后,千尘客因与皇后关系极差,便远离了朝堂,作为一介白衣游走江湖。只有在先皇真正遇难时,他才会回来助其一臂之力。

    不过,就像上面所言,恨屋及乌,爱屋也及乌。

    小枫哥品性端正,继承了先皇遗志,无疑是一代仁君。

    千尘客曾答应过先皇,如果韩枫是个以民为先的好皇帝,请他务必辅助他,助他成为千古明君。

    正因如此,他们在凌都城遭遇六凡尊人伏击后,千尘客才会现身与周兴云碰了个面。

    亦或者说,千尘客一直在暗中尾随小枫哥,在凌都城与六凡尊人激战时,如果无常花没有出手,千尘客也会现身阻止六凡尊人伤害韩枫。

    就在周兴云默默思考问题时,讲台上的千尘客发言了。

    千尘客终归是古今六绝之一,他说话可比西郡王铿锵有力得多。

    西境郡王也是个习武之人,内功还算不错,周兴云听他在讲台上声音洪亮的喊话,全场武者都该听得见。

    只不过,西境郡王演讲完下台的时候,那满头的大汗,暴露了他的内功底子。

    不出意外的话,西境郡王就是个绝顶武者吧。

    现在,换成千尘客上讲台说话,给众人的感觉就极其不一样了。

    千尘客不像西境郡王那样,气聚丹田运足功力喊话,他只是在喃喃低语,但在座的人,包括盆地四周山林的武者们,都能耳目清楚的听见他的声音。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光凭千尘客这一说话,就能让所有外族势力,明白到讲台上发言之人,是个武功盖世的强者。

    许多瞧不起中原武者的外族高手,此时不由都面露严谨,暗道本届武道大会,怕是有一场硬战要打。难怪中原皇室胆敢向天下诸国广发请柬,邀请大家来中原参加武道大会。原来是有高手压阵。

    千尘客位于讲台上发言,宣读的是有关第一轮比武的规章规则。

    前几天韩秋澪说过,为了公平起见,阵营战的具体规则,将会在揭幕仪式上公开发布。现在千尘客读到的,就是本次阵营战的详细规则。

    阵营战,实际就是野外遭遇战。

    二十三个阵营,每个阵营五百人,一主队、三副队。

    主队人数为两百,副队人数为一百。

    其中,主队的两百人里面,含有一名统帅,两名主将,四名副将,二十名队长。

    副队的一百人里面,含有一名主将、两名副将、十名队长。

    阵营战中设立的统帅、主将、副将、队长,到底有什么用呢?

    他们是背负重任,决定胜败的关键职位!

    阵营战是以积分定胜负,每个阵营的五百人,都要佩戴一枚符合自己身份的徽章。

    比如统帅佩戴‘帅’字徽章,主将佩戴‘主’字徽章,副将‘副’字徽章、队长‘队’字徽章,士卒‘卒’字徽章。

    ‘帅’字徽章等于200积分。

    ‘主’字徽章等于100积分。

    ‘副’字徽章等于50积分。

    ‘队’字徽章等于10积分。

    ‘卒’字徽章等于1积分。

    夺取对方阵营的徽章,并将其保存到阵营战结束,即可根据夺得的徽章,获得相应的积分。

    此外,己方徽章若是被其它阵营抢走,将会受到三倍数的惩罚。

    换句话说,如果自己阵营的统帅徽章,被别人抢走,那么阵营战结算的时候,就要扣除600点积分。

    诚然,自己的徽章被人抢走,不代表战斗到此结束。

    阵营战结束前,即便徽章被人抢走,也能继续参与战斗,争取在阵营战结束前把徽章抢回来,或者去掠夺更多徽章。

    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心里难免会有疑问,阵营战为期多少天?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呢?

    千尘客对此的回答则是……不确定。

    阵营战为期时间不确定,有可能是一天两天,也有可能是半个月、一个月。

    再则是,所有参战的阵营,都不准带食物进入战场。

    官方会为各方阵营,准备好一天的食物份量,从第二天开始,各方阵营便要自行搜寻食物。

    诚然,所谓的搜寻食物,并不是要一万多名参赛武者在野外觅食,官方早已在赛场设立了据点,存放好定量的食物。

    各方阵营代表选择队伍落位时,食物据点的具体位置,已清晰标明在地图上。

    由于中原武者的正统代表,是江湖协会,所以……周兴云等人并不晓得食物据点在哪。

    除了早已设立的食物据点,官方还会一天两次,不定时、不定位的朝赛区内投送食物。

    怎么个不定时、不定位?抽签决定时辰和定位,然后派人将物资,按照抽签上的时辰与位置,将食物放置到赛区。

    换句话说,阵营战不单止要抢夺徽章,还要争夺粮草,从而提升双方阵营、甚至多方阵营遭遇的概率。